安防世界網_廣東省公共安全技術防范協會

國家數據局來了!兩千億市場規模加速形成

2023.03.24來源: 人民郵電報、中國工業報編輯:廣東安防協會綜合整理編輯

3月10日,十四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第三次全體會議,表決通過了《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》。根據該改革方案,組建國家數據局,負責協調推進數據基礎制度建設,統籌數據資源整合共享和開發利用,統籌推進數字中國、數字經濟、數字社會規劃和建設等,國家數據局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管理。

近年來,隨著我國數字經濟,大數據產業發展,各地市陸續組建了“地方數據局”,但對于數據管理,數據產業發展,數據政策等始終缺乏統一的歸口,組建國家數據局的呼聲也越來越強烈。

今年,《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》政策落地,數字中國建設將迎來新一輪的推進,大數據產業也將迎來全新的發展,對如何充分發揮數據要素的價值成為產業亟需解決的問題。國家數據局的組建將有利于解決當前發數據發展所面臨的各種問題,將為數字中國建設規劃的實施提供保障,從而促進我國數字經濟、智慧中國的建設。

推動實現數字經濟建設“一盤棋”

中國在數字領域的很多方面,已經處于先行者的地位。數字經濟在過去十幾年的時間里得到了快速發展,取得了顯著成就。工信部數據顯示,2012年—2021年,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從11萬億元增長到45.5萬億元,多年穩居世界第二,數字經濟占國內生產總值比重由21.6%提升至39.8%。

數據顯示,截至2022年底,我國現有數據交易類企業超9.2萬家。但在發展過程中,還存在“數據孤島”“數據煙囪”等現象。

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、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原主席肖鋼在去年全國政協組織召開的“推動數字經濟持續健康發展”專題協商會上表示:“一些企業反映,目前大概有15個政府部門擁有數據管理權限,‘九龍治水’的現象較為突出,管理手段不適應,如何實施數據分級分類管理也存在不少問題,這些問題都需要盡快解決。”

針對上述現象,從黨的二十大,到去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再到2023年全國兩會,發展數字經濟和建設數字中國的頂層規劃不斷明晰,政策落地也持續加速,旨在打通數據壁壘,全國下好“一盤棋”。

去年12月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正式發布了《關于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》,又稱“數據二十條”,這是我國首份專門針對數據要素的基礎性文件,其中提出構建數據產權、流通交易、收益分配、安全治理等制度,初步形成我國數據基礎制度的“四梁八柱”。

今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,中共中央、國務院又發布了《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規劃》,對于數字中國建設,這份規劃明確了“2522”整體框架,即夯實數字基礎設施和數據資源體系“兩大基礎”,推進數字技術與經濟、政治、文化、社會、生態文明建設“五位一體”深度融合,強化數字技術創新體系和數字安全屏障“兩大能力”,優化數字化發展國內國際“兩個環境”。

而此次組建國家數據局,則更加有利于進一步解決數據要素流通不暢、“數字孤島”等系列難題。

組建國家數據局是自上而下高效統籌、全面規劃的需要。各地政府已成立大數據局,需要國家層面的機構進行統籌管理。2022年以來,各地數據立法步伐加快,浙江、上海、江蘇、山東等地紛紛出臺數據相關條例(包括大數據條例、數據條例、數字經濟條例,統稱為“數據條例”),對數據賦能產業、數據安全保護、數據共享等內容進行規制,以促進當地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。據不完全統計,在31個省級行政區中有18個設有省級大數據管理機構,333個地級行政單位中有208個設有大數據管理機構。國家數據局的成立有助于自上而下全面統籌數字經濟、數字社會的頂層規劃、布局和建設,高效調動地方資源,建設全國統一的數字要素市場,全面推進數字中國建設。

2000億市場規??善?/strong>

業內人士預計,“十四五”期間,我國數據要素市場規模復合增速將超過25%,到2025年規模有望接近2000億元。從細分領域來看,目前,數據要素的存儲、分析、加工環節市場規模均超過150億元,為數據要素的資源化奠定扎實基礎;數據交易、數據服務的產業規模分別達到120億元、85億元。

然而,作為重要的生產要素,目前,數據要素市場體系尚不健全,數據產權、交易流通等基礎制度亟需制定和完善。

在很多行業里,一些企業、研究機構都曾思考過數據聯盟的問題,但在實際操作中,這樣的聯盟卻極難推進。例如,用于訓練大模型需要大量的數據,這給數據的清洗、篩選、標準帶來了巨大的工作量。他們希望能與擁有大量數據的企業合作,這樣數據量更大、質量更好,但現實是,企業很多時候并不愿意共享這些數據。

同時,在過去幾年里成立的大數據交易所,也面臨尷尬境地。南都大數據研究院調查發現,當前,各地數據交易所一般都要求企業在入場交易前,為每筆交易提供專業律師出具的合規評估證明,即所謂“進場一次評估一次”,這極大增加了企業入場交易的成本,再加上相關監管機制不完善,導致企業“不敢入場交易”“不愿入場交易”。這其實也使得數據資源無法被更大程度地使用。

作為國家級最高數據管理機構,監管體系將逐步完善,數據流通的定價規則、交易機制、流通制度等也將逐步得到完善。各地區各部門數據管理體制機制改革將提上議事日程。未來國家數據局有望從國家層面繼續完善數據要素市場發展規劃,數據治理體系將進一步完善。

據預測,“十四五”期間,我國數據要素市場規模復合增速將超過25%,整體將進入群體性突破的快速發展階段。按照在信息傳輸、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中,“數據要素投入每增加1%,產出就增加3%”的規律,數據要素機制的完善,將進一步加速數據要素的流動和發揮對產業發展的帶動作用。

可以預見,隨著國家對數據的生產要素和資源屬性的認知更為深入,統籌數據要素價值釋放的機制更加完善,數據要素市場化建設將不斷提速,數據要素將加快市場化流通,數據要素的價值將進一步加速釋放,其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引擎作用將進一步凸顯,在數據要素的驅動下,數字經濟將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,數字中國建設也將加速駛入快車道。

上一篇:

“東數西算”工程進入全面建設階段

下一篇:

打造數字博物館,技術、人才一個不能少

免费看日韩aa无码毛片